維安保全 給我的不良服務記錄

沒有用的區分所有權人會議

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中,維安保全公司的總經理承諾,年底之前會把相關的不適任人員更換,不然他撤哨,結果會議記錄出來變成,由管委會決定是否撤哨。明顯的會議記錄,與實際開會內容不同。這時我不禁懷疑,會議記錄不實到底是維安保全公司的誠信問題,還是管委會又有人想力保不適任的白班守衛?

聽說管委會有委員打電話去維安保全,要求白班女保全員要留任,之前還傳出副主委嗆聲,如果維安保全敢動這個不適任的女保全,他們就別想要再接這個社區。

什麼鬼啊!區分所有權人會議記錄經管委會審核之後,才公告,但公告內容卻與會議內容不符。這不只不尊重所有出席的住戶(是都把我們當聾子還是白痴嗎?),更不尊重所有無法與會的住戶,要看這種與會議內容不符的會議記錄!更好笑的是,開會日期都是錯的!這樣的區分所有權人會議記錄,有什麼品質可言?維安保全總經理說話不算話,這也就沒有什麼了是吧?

管委會粉飾太平

偶然機會與其他委員提到維安保全夜班男守衛轉租車位賺價差的維安夜班保全,結果本棟的委員他聽說當初監委的說法,那名維安保全夜班守衛的電腦太強了,要求加薪,保全公司不同意才讓他走的。在場有其他棟的委員,說他聽到的就是維安保全轉租車位的說法,而不是監委說的維安男保全能力太強要求加薪,所以公司才請他走的。

什麼跟什麼啊?明明維安保全夜班男守衛就是被換掉的,這個維安夜班男保全他自己手腳不乾淨啊!

當初監委主委有很多跑銀行的事交給維安保全夜班守衛,維安夜班守衛就自以為是土皇帝,轉租住戶的車位再從中賺取價差,這已經是背信或是業務侵占了。事發後管委會拉不下臉,只好跟其他委員說是維安男保全要求加薪未果,公司才叫他走的。住戶又不是不懂禮數,該包的紅包也準備好了,在發現被維安保全的男守衛抽一手時,也有留台階給維安的夜班男保全保全下,是這個維安的男保全太貪心,沒有職業道德才把事情搞大。聽說他跟住戶講,他已經轉租很多車位出去了,維安內部的報告好像是說這個男保全才租這麼一個車位出去,誰知道這個維安夜班男保全動了多少次的手腳。

監委自己接受住戶的投訴,知道來龍去派,怎麼可以說是維安保全要這個晚班守衛走呢?黑鍋讓維安保全揹,雖然維安保全的狀況實在不怎麼樣,殊不知當時維安保全要這個人員調動社區,是誰在保這個晚班保全?

沒有格調的保全公司

如果維安保全真的想把案子做好,應該是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就算有委員威脅,甚至於管委從中作梗可能掉案子,都要把持原則;維安保全如果屈服於這些壓力,向五斗米折腰,就把自己做小了。

掉案就承受掉案啊!如果維安保全因此而有成長,變成更好更知名的保全公司,去接更好的社區大樓,甚至於豪宅,不行嗎?除非維安保全自己就沒有料,做的就是me too的工作,取代性高,就只能一間常常被換掉的保全公司。

維安保全為了要能繼續接案,維安保全的高層還去找什麼里長,里長以不介入的態度,給了維安保全一個軟釘子。

維安保全是怎麼樣的一個保全公司呢?維安保全,連一個公司網站都沒有的地區性保全公司,找的保全員是這種等級的保全,當然就只能接預算有限的社區大樓。只因為接到案,就找人,掉案就砍人,這跟人力派遣公司有什麼不同?

後來,某次因緣際會下,蝸牛嫂到附近的社區去領件,原來是因為郵局列單錯誤,造成東西誤寄到隔壁社區,結果該社區保全在發現郵局誤發後,處理的方式是直接與蝸牛嫂聯絡,問蝸牛嫂要不要直接過去拿,而不是採官方作法的直接退件,讓東西重新去郵局繞一圈再回到隔壁社區。退件的一來一往,可能一個禮拜就過去了,通知收件人來拿卻是幾分鐘就可以解決的事,真的是很貼心的保全!所以蝸牛嫂去領件時特別注意是哪家保全訓練出這麼qualify的人員,才發現居然是全方位!

當年全方位保全的價位其實和維安保全差不了多少,但看來物換星移,已不可同日而語。聽說他們換了管理幹部,以上面的例子來看保全員訓練的也很不錯。保全人員不行就換掉啊!最怕像維安保全一樣的家族企業,老闆、老闆娘、老闆兒子都在裡面,說真的管理的制度真的不行,才會找到那些狀況不斷的保全人員,而真的找到不錯人員時,卻又留不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