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MPP VS. AppServ 使用心得

前陣子進行程式開發
都是使用XAmpp
PHP、MySQL、PhpMyAdmin、FTP、Mail和一些Mod
都包在裡面
加上執行Zend~加速程式
一個免安裝包解開也要個近500MB
執行之後~對一個兼寫程式加上修圖的個人電腦
跑起來真是吃力
後來獨立出一台Server來跑~
程式開發起來~才比較順

Zend好像很少人跑~
殊不知道有了Zend的plugin之後~
一台舊機器也可以跑的很順
不跑Zend可以嗎?
可以~不過~這樣程式碼就必須整個攤在陽光下
這是我不樂見的~
至於怎麼保護~網路上有很多說明
不在這裡討論

為了能讓我的NB順利建立起開發環境
回去看AppServ的官網
最近版本是2.5.9
而且還出了Zend Pluging的安裝包
馬上download回來用

安裝起來~
功能是比較少沒有錯
但是~系統執行起來很順
用時開了Word Excel Firefox IE 和繪圖軟體
也不會感覺到Apache運作上任何的lag
至於更新程式會用到ftp時
再來用filezilla來安裝囉~

原來的Xampp~暫時停用
不過Apache中的mod~我會再試看看
可不可以拿來appserv來用
如果可以的話~可是會省非常多的時間

中小企業之斷尾求生

之前講的那家模具廠
目前危機暫解
銀行暫不抽銀根(應該說沒有銀根好抽)
而且銀行還請了保全,放在工廠
以防止半夜搬機器的情形發生

這個就好笑了~起碼好幾頓的機器
要搬也要起重機~樓高七樓~
一~三為office~四樓以上才有機器
用尋邏的~就可以防止機器偷搬了

回來正體~
因為轉投資~回收速度不如預期
導致資金困難
和銀行團開完會之後
把原來核心業務抽離~
成立子公司~
讓公司賺錢的和不賺錢的部門分開
但是~資源就沒有辦法共用了

而我咧~為什麼會有這些消息
是因為特助~叫我回去幫忙
不過~不可能啦~他們薪水不可能比我現在好
而且……三年前那些爛人還在那邊
(就是他們亂搞~不賺錢還一直擴張)
實在很不想再見到他們
part time 回去寫程式 應該可以啦!
算是不無小補囉~
重點是時間規劃~
未來的工作~和手上未完成的事
可能會佔用我很多的時間

重點是怎麼去處理那裡的軟硬體問題
如果~電腦和網路的問題~包給朋友
自己只去寫程式~
這樣會不會賺太少啊!
應該說 我會不會有那個命賺 沒那個命花咧
也許唄~看看新工作再說~

歷史發展的矛盾與弔詭

歷史發展的矛盾與弔詭

去年下半年的紅衫軍以及前兩個月的「全民嗆扁運動」表面上看來,好像是在侮辱陳水扁總統和第一家庭;其實,所有的這些動作恰恰都在陳總統和執政黨的身上驗證台灣民主得成果;因為透過所有的這些動作,剛好證明台灣已經是一個完全的民主國家。無論你如何的嗆總統、如何批評執政當局,你都不用擔心晚上睡覺時,有人會在半夜到你家把你抓到警備總部,再送到綠島關起來;無論你怎麼在廣場上集會抗議穿紅衣服,也不用擔心會有解放軍的坦克開進來。

我個人是沒有辦法判斷趙建銘先生是否牽涉到內線交易,但是我知道假如他最後被判有罪的話,陳總統也會要求他尊重司法,而這個牽涉到陳總統家人的官司將會是台灣品牌立足世界最有力的武器。你想想,台灣的百姓可以用手上的選票選舉自己的國家領導人,而且一個在位的國家領導人沒有辦法影響司法的獨立去保護他的家人免於被告、被訴;這樣一個民主的制度絕對會在台灣的上空建立一個堅固的飛彈防衛系統來捍衛我們的身份;假如要求對岸執政當局也用同樣的方式來選舉國家領導人,也用同樣的態度保障司法的獨立,做為統一的條件,那就算我們主動要送台灣給他們「統一」,他們絕對會回贈你一個「獨立」;這樣的民主制高點將會是最強的武器。

===Cut Line===
狗急會跳墻,為什麼?
因為他要生存!
如果,人生存的很好,鬼才要去嗆總統咧。
去看一下星爺的電影吧!
有天 乾隆說 丐幫弟子千萬 不解散他不能安心
星爺說 丐幫弟子的多少不是他決定的 而是皇帝決定的
如果皇帝做的好 大家有飯吃 有書唸 誰才要當乞丐咧

趙建銘算是比較倒霉的,他沒有刑事豁免權
你看第一夫人吳淑珍,他開庭去了幾次
陳志中,軍法官增額錄取
陳幸妤沒有參與研究,但是掛論文作者
你的講法很好笑…….

一階段、兩階段都不如我的「蔣氏零階段」

一階段、兩階段都不如我的「蔣氏零階段」

【超屌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

去年初,我從電視新聞上看到一個很有趣的報導,以與美國政府對抗而聞名世界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舉辦「全民公投」,投票決定是否修改委內瑞拉的憲法使總統可以不限次數的連任;我很喜歡這個公投,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就算是要實行「獨裁政治」也得要經過「民主程序」,這種感覺真的是「超屌」。查維茲的這個舉動讓我聯想到假如當年我曾祖父也是透過全民公投,取得全民的同意可以讓他六連任總統,那我想今天臺灣人談起他時,應該會有完全不一樣的評價。撒旦要是經過全世界的人民的公投同意,他可以取代上帝,那他就是上帝。偉大的公投。

【先進的公民社會不再需要帶領人民的政治領袖】

與陳總統一樣,已經當了快八年總統而即將下台的美國總統布希,過去幾年裡,在美國也是民眾消遣的對象,好像全美國的民眾對他的「IQ」一直很有疑問,布希總統也常常出人意表的做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舉動,講一些令人接不下去也笑不出來的笑話;但無論大家如何嘲笑布希總統,如何懷疑他的能力,但美國依然是美國;一個偉大的國家是因為有偉大的人民,而不是有偉大的政治領袖;只有落後未開發的國家才需要「偉大的政治領袖」,已開發的文明國家從來就不需要什麼偉大的「政治領袖」。

from 白木怡言

======Cut Line======
Q1 經過公投 就有民意基礎,可以做任何事嗎?
那這次的反貪污和討黨產本來就是該做的事
為什麼要公投?

Q2 已開發的文明國家從來就不需要什麼偉大的「政治領袖」?
那他們要什麼?貪污的領袖嗎?

再回應一些台灣讀者給我的「婊文」

再回應一些台灣讀者給我的「婊文」

有一個讀者對我「蔣氏 Web 3.0政治制度」的說法很感冒,他問我是否「蔣氏」將再起,台灣是否又要回到以前的「蔣氏」獨裁政權;顯然,這個讀者說他對「蔣」這個姓還很敏感,對於我在「Web 3.0的政治制度」之前冠上「蔣氏」有一股莫名的恐懼感;其實我在想這個名詞的時候,有一度想以「友柏Web 3.0政治制度」來命名,但又覺得我應該把「友柏」這個名字專門留給「設計」這個領域來用,而「蔣」已經在「政治」這個領域上被用得很多了,所以,我想有關「公投」和「政治制度」的議題就直接以「蔣」來命名,沒有想到今天還是有讀者對「蔣」這個字在台灣政治裡是那麼地敏感;不知該是要「喜」,還是要「悲」,不過這也間接驗證我祖父的遠見,他在他生命的最後一段歷程中,透過國外媒體傳達他的見解:「蔣家不會也不應該繼續留在台灣的政治上」。Well!對於我所提出的「Web 3.0政治制度」的命名,基本上我也沒有太大的意見;我想「台式Web 3.0政治制度」或是只簡單地以「Web 3.0政治制度」直接命名,可能比較能讓各方接受吧。總之,我提出的這個「Web 3.0政治制度」的概念是屬於台灣的公共財,要不要命名、如何命名,我並沒有任何堅持。

而有幾個網友對我以「陳總統」稱呼陳水扁總統很不以為然,也如我原本就料到的,對於我在po文裡說:「50年後,我們的子孫很可能會為這位被現在的部份民眾批評為貪腐的總統蓋一個民主紀念碑」,更是超級吐槽。請容我在這裡再把我的想法解釋清楚一點,免得誤會。

我稱呼陳水扁為陳總統,並不就是表示我喜歡他,也並不表示我贊同他的作法;但因為他是選民一張一張選票選出來的民選國家領導人,就算你再討厭他的為人、不認同他的作法,畢竟,他就是代表我們國家的總統。我稱他「陳總統」單純是因為我對這國家的尊敬以及對投票給他的選民們的禮貌;我從小就被家族裡的所有長輩要求在任場合都要具有「禮貌和教養」;到現在我給客戶、或是比我年紀稍長的朋友們的email中,開頭還是會寫「dear sir」,當然不下百次,對方會要我直稱他的名字,如dear John, dear Michael, etc. 但我還是沒辦法改過來,依然習慣以「dear sir」開頭。I was raised up and programmed this way. These actions are instinct reflection. 現在美國也是有一大缸子的人痛恨討厭布希總統,我從電視上看到的「talk show」,即使再尖酸刻薄的節目主持人在提到布希總統的時候也是講「President Bush」,我認為這是「文明」的表現,無關政治立場。

from 白木怡言
====Cut Line====
這篇就是我之前寫的~
他稱自己為阿扁的時候 我們不能稱他為阿扁
要稱他是陳總統~這個我不同意
而且,禮貌只是做表面的
那可就不必了吧!
加了President就比較文明~我不覺得

回應一部分網友的留言

回應一部分網友的留言

 自從「白木怡言」在上個月底開版以來,這幾天凡是碰面的朋友或客戶要與我談論政治理念或是發生在當下的政治事件,無論對方是藍是綠,我都一律回答「請上我的白木怡言」,有問題要問可以留言,同意我的見解的,歡迎「頂」一下,不爽的,也可以盡情地「婊」。我不會針對任何一個留言作回應,但每一個留言我都會細細品嚐。到這一刻為止已經將近八千個留言,我每一個都親自一個字一個字讀過。拜藍綠兩個爛蘋果之賜,相較於他們的表現,網友似乎很能夠認同我的觀點,所以「頂」的留言居多;但是來「婊」我的也不少,「 four-letter word 」、「three-letter word 」都出來了。

  不過,能夠避免當面討論政治議題免得爭的「面紅耳赤」或「心中暗幹」,而且可以省下很多不可能達成共識的無謂的爭論,對我的時間管理卻是幫了很大的忙。這是在開「白木怡言」之初沒有預想的效果。

  所以,容我在這裡對我的朋友、客戶與同業再重述一次,不管任何政治議題,都歡迎來跟我討論,但請到「白木怡言」來;當面,就不談了。

【來自台灣網友的回應】

  到我要 po 這一篇文章的這一刻為止已經有將近八千個網友留言了。很多網友的留言寫的比我 po 的本文還長,內容還更豐富,看法還更有見地,「拋磚引玉」這個成語終於在我身上展現了它真正的意義。很多留言都是讀者長期讀書思考萃取出的精華,透過這些留言與我的對話,使我就像「天龍八部」裡的「段譽」,無意中得到「吸星大法」,吸取各門各派武林人士的內力,讓自己功力快速提昇;我感覺我的思考模式與看事情的角度比架設白木怡言之前更加的成熟了。

摘自白木怡言
========Cut Line========
說三個字或四個字的問候語,實在不好
不過,你真的很會做行銷,讓大家知道你的網站
網站上談,回應的不多,這叫談嗎?
還是你只是起個頭,後面別人自行發展。
不是這樣的吧!
如果因此傷了和氣
這是你樂見的嗎?

「蔣」這個姓帶給我的成長過程

「蔣」這個姓帶給我的成長過程

小時候,記得我們家住在陽明山上,我和友常讀天母的奎山小學、中學,而堂哥堂姐都是讀美國學校;那時候,無論我到哪裡都有兩個隨扈跟在後面,在教室上課,他們就坐在後面等我;上課忘了帶課本,還可以叫他們回家拿。那整個童年的記憶,讓我感覺「蔣」真的是好「屌」。

  到了1988年1月我祖父過世, 4月份我們全家就到 Montreal,我記得剛去的那一整年就一直找房子買家具;在我幼小的心裡面,有一種感覺好像我們家是在祖父過世之後,匆忙之間逃出去的,這樣的想法我一直藏在心底而沒有跟我父母親談,只是有這樣的懷疑。直到我父親得了癌症,我守在病床前跟他有一段長談,才解開了長期盤據在心中的那個謎。其實,在我祖父過世那時候,我父親認為他在政治、事業以及家族裡,找不到合適的位置,所以決定離開台灣。不過,他這個決定對我倒是一件好事,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環境,讓我有機會作一個「凡人」。因此「蔣」這個姓在我回台灣之前,變成尋常百家姓中的一個而已。

  回台灣後,「蔣」這個姓又帶給我一些「貴族」的待遇,只是已經不如小學時代有那種「很屌」的感覺了,尤其是在碰到我太太之後。為了追她,她對我「腐敗貴族」的所有批評,不管有沒有道理,都只能先接受再說;剛開始,或許我只是為了取得她的歡心而敷衍,表面上承認她罵的都有道理;但日後有機會靜下心來仔細想想,我發覺很多她對我的嚴厲批評不是沒有道理。

from 白木怡言

========Cut Line========
道理在於,你可以不用廢什麼力氣,而別人又求之不得的東西。
這東西困住了你,讓你不能做到一些事,所以你有得失。
假諾,這樣的特權讓你什麼都做的到,你會放棄嗎?

我想要遠離政治,但是只要我人在台灣,「台灣政治」就會巴著我不放…

我想要遠離政治,但是只要我人在台灣,「台灣政治」就會巴著我不放…

我也已經在台灣成家立業,我的家是台灣,我的小孩也是台灣人。我也非常驕傲可以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但每當選舉來臨時,「蔣」就會被藍綠雙黨拿出來當圖騰操作。對一個沒有政治利益的人來說,這種強迫式的”選邊站”,其實是很困擾的。「蔣」是創造國民黨的元老之一,也是「蔣」把國民黨帶到台灣來做為統治政黨甚而生根立足,但現今當國民黨有選擇性地利用「蔣」來做選舉操作的圖騰時,這和「蔣」這個姓對我個人的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過去兩年我曾經透過媒體的專訪,對社會大眾發`表一些我對特定事務的看法,但事後有些媒體寫出來的與我在專訪裡講的總會有很大的差異。那些專訪的記者好像是一個有大腦的過濾器,他們會主動幫我下判斷 ─ 我在他們的專訪裡講的話是不是應該從一個蔣家後代的嘴巴講出來的? 所以,有些話雖然我講了,但是他們卻主動地把它馬賽克處理掉;又有哪些話是一個蔣家後代應該要講的,雖然我一句也沒講,但他們卻可以用誘導式的自問自答,再冠上我的名字,硬塞到我嘴巴,變成我所講過的話。

form 白木怡言

====Cut line====

有句話叫做「沈默是金」,你也知道你是沒落貴族,那就少發言,做好你商人的角色。
難怪有人說,你是最佳的行銷人員,你的橙果出名了,而且在不用打廣告的情況下。

白木怡言為什麼叫白木怡言

最近,蔣友柏的「白木怡言」超紅的,綠營的人超喜歡引用他的文章,為什麼叫白木怡言,不是外界想的「白目遺言」,他們家人都是國語溝通的,自小移民加拿大,所以白木並不是白目,而是他名字的柏拆開之後變成白木兩個字;而怡言,不是媽媽方智怡的話,怡又可以分成心和台,意思是說心繫台灣,愛台灣,所以白木怡言,整個來說,就是蔣友柏愛台灣的言論。媒體誤會你又如何,有必要罵媒體白痴嗎?又不是每個人都是像你絕頂聰明。

首先,我不喜歡他的論調,他說民主政治,就是要尊重選票,尊重總統,所以他都稱陳總統,而不稱陳水扁,那他太不了解台灣的政治生態了。台灣的政治人物都會被對手取小名,而且政治人物也為了近鄉土,也會給自己取個小名,陳水扁不是老是說「阿扁錯了嗎?阿扁錯了嗎?」,馬英九因為九這個字被反對激進份子台語說成馬英狗,前總統李登輝被稱為阿輝伯.宋楚瑜選省長的時候「瑜變成牛」……有太多的例子了。

美國的脫口秀會模防總統消遣總統(他們這時好像沒有加president這個字),台灣只有「談話性節目」「地下電台」「模仿透」,不可置否的,激進的選民和支持者,對於政黨的支持方式不同,這是民主社會,只是政治生態不同,你不能說這樣的台灣民主性是不夠的。這不是一個12歲離開台灣,去了再拿大,再移居美國的人所明白的。我在公司的文件上,我也是用「Dear Sir/Madam」,所有寫給長輩的信都是「Dear XXX開頭」,但是這又如何,這是代表我尊敬你嗎?錯了,不過是做表面而以,尊敬是放在心裡的,是別人從內心發出的。中國那邊的書信也常常這樣寫「尊貴的客戶您好」,好尊貴哦!可不知他們的服務真的讓我感覺不到尊貴。

白木怡言上,一直說fear,每個時代都有其背景,當時覺得對的時,在時空背景條件下,那個決定是對的。如果移到現在來說,卻不是那麼回事。現在法官的見解,對於法律使用的適用,常常會依時空背景進行考量。現在法國總統最近被當成targt,一堆書在出,前第一夫人還不是想透過法律來處理,江南案,你確定你知道的是對的,而不是代罪嗎?

外界還是以他為將家第四代來看,小時候就覺得自己姓蔣超屌,我覺得他和蔡康永有相似的典型,自己是從權力中心出來的,現在卻在反對當時留下來的權力中心,怪怪!!你不知道當時的權力中心是拿了多少人的血汗換來的嗎?

蔣氏web3.0 是你在搞笑嗎?這是你天馬行空的創意,還是你的狂妄自大。台灣不是沒有人要把產品做出來,iPod / iPhone / WII全部都是台灣的產品,但是台灣內銷市場不夠大,如果自創品牌做的不好,可能會因為公司倒掉,為什麼台灣的汽車業起不來,自行設計的汽車只有一台飛羚101,但是外銷做的不好,內需又不夠大,怎麼支撐產業,說穿了,還是供需的問題,要我說你外行,我會說,你專精的地方不在這裡。

不用討好誰,知識份子會有自己的政治立場,有了立場之後,很多事的決定,只是自我合理化程度上的差別而以。

[名詞解釋] IDC(Internet Data Center)

何謂IDC

IDC英文全名為Internet Data Center,指的是結合網路服務供應商所提供的硬體設備,包含空間隔間、機櫃機架、電力、頻寬、保全等配置,並結合應用軟體的支援,提供企業一個可靠穩定安全極高品質的作業環境,幫助企業掌握e時代的經營優勢。 Read more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