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遠離政治,但是只要我人在台灣,「台灣政治」就會巴著我不放…

  我想要遠離政治,但是只要我人在台灣,「台灣政治」就會巴著我不放… 我也已經在台灣成家立業,我的家是台灣,我的小孩也是台灣人。我也非常驕傲可以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但每當選舉來臨時,「蔣」就會被藍綠雙黨拿出來當圖騰操作。對一個沒有政治利益的人來說,這種強迫式的”選邊站”,其實是很困擾的。「蔣」是創造國民黨的元老之一,也是「蔣」把國民黨帶到台灣來做為統治政黨甚而生根立足,但現今當國民黨有選擇性地利用「蔣」來做選舉操作的圖騰時,這和「蔣」這個姓對我個人的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過去兩年我曾經透過媒體的專訪,對社會大眾發表一些我對特定事務的看法,但事後有些媒體寫出來的與我在專訪裡講的總會有很大的差異。那些專訪的記者好像是一個有大腦的過濾器,他們會主動幫我下判斷 ─ 我在他們的專訪裡講的話是不是應該從一個蔣家後代的嘴巴講出來的? 所以,有些話雖然我講了,但是他們卻主動地把它馬賽克處理掉;又有哪些話是一個蔣家後代應該要講的,雖然我一句也沒講,但他們卻可以用誘導式的自問自答,再冠上我的名字,硬塞到我嘴巴,變成我所講過的話。

  以後,我個人將不再針對任何有關政治的議題,接受媒體的訪問或在任何公開的場合做任何回應;所有的回應以及我個人對任何與蔣家或台灣政治相關議題的看法將只在這個部落格發表;你們要是對我個人有任何疑問都歡迎到這個部落格來留言。我不會針對個別的問題予以回答;但針對同類的問題,我會在一段時間之後做集合式的統一回應。當然,我必須說明,我個人對任何與蔣家或台灣政治相關議題的看法都只代表我自己一個人的看法,我不代表所有的「蔣家成員」,在這個部落格裡,我只代表我自己。

  從今年初開始,我就因為2008 年年初接連著的立法委員和總統大選,而在心中萌生那種對我家族的『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不好預感。這一年來我隨時都有那種被藍綠兩邊拉扯的心理準備。離大選越近,那個拉扯的力量越強烈。

  在12月 25日召開「白木怡言」上線說明會之前,我也嘗試透過幾個朋友和媒體表達我對「讓蔣的意義走入台灣政治的歷史」的看法,但是,我想表達的意思一直沒有被有效的傳達出去。在一片遷葬、撤衛兵、拆圍牆、換牌匾的聲浪中,我感受到的不只是我個人、我家人的無奈,同時,我也感受到周圍能接觸到的朋友同事也有著同等無奈的感覺。於是,就像四年前我在「一時興起」的情況下成立了「橙果」的同樣的心情,我再一次地在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又「一時興起」地成立了這個部落格。只不過,上次的一時興起成立了橙果是因為年少狂妄,這一次一時興起的成立「白木怡言」部落格為的是能夠找到一個屬於完全由自己掌控、不被扭曲的發言空間;我希望能透過「白木怡言」部落格把我和我家人的心聲向台灣訴說、與台灣分享。

  上線說明會當天在電視新聞播出後,下午我就接到一通又一通鼓勵的電話,信箱裡稱讚我的mail 也塞到爆,而隔天大部分的媒體對我在說明會裡講的話也多是溢美之聲,這令我非常訝異。「得到讚美」並非是我在說明會發言的目的與初衷;但是不得不承認,這麼多的讚美與鼓勵,讓我在帶著「感傷」的心情敘述我對「反蔣、去蔣」的看法之後,帶來很多的「感動」;台灣再次向我及我的家人表現了她的「真善美」,除了感謝,我不知道我還能跟「台灣」說什麼。這些讚美與鼓勵同時也成為不得不把「白木怡言」部落格好好經營下去的壓力,我 promise我會用經營「橙果」的同樣態度,努力地經營這個經過那麼多的犧牲與努力,好不容易爭取到「言論自由」的溝通園地。

From 白木怡言 蔣友柏

—本貼是一篇測試帖 —-

最這個個蔣家第四代 也蠻紅的
蔣介石的曾孫 蔣經國的孫子
拿他的文 來試看看吧!
網頁 沒有做 SEO
Blog型態
相同篇名 已經被一堆Blog 新聞網站收錄
因為原始網站 沒有做SEO
所以 根本看不到排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