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40歲,還沒結婚

我40歲,還沒結婚。我媽催得快放棄,我一點都不急。

我談過幾次戀愛、約過一些女生、主持過很多婚禮、甚至祝福過我的情敵。人
來人往,從沒想結婚。我老覺得:既然有蛋白質女孩,幹嘛要蛋白質太太?
每次鬧完洞房,雖然不能在洞房住下,但也覺得甜蜜。送伴娘回家的路上,當
然會和她交換手機。愛情很重要,所以繼續快樂地約會就好。既然能當鬧別人的主
持人,何必當被鬧的主角?

但2006年年底,我想結婚了。

唉,這都要怪我那大學同學!

這同學在10月第二次結婚,兩次我都是伴郎。他和前妻在兩年前離婚,這兩年
過得很不好。工作不順,身體也出了狀況。肝臟檢查出一個良性瘤,虛驚一場。婚
禮前一晚他跟我說:「我們遲早要走,我不希望走的時候,孤單一個人。」

這理由聽起來很牽強,於是我問他:「你愛你的新老婆嗎?」

「當然愛,但老實說,不像我對第一任老婆那樣愛!」他的坦白嚇了我一跳,
他繼續說,「你看看,我那麼愛我前妻,最後還是分開。在婚姻中,愛很『重
要』,但不『必要』。婚姻是一種夥伴關係,我們一起經營生活。婚姻中最重要的
是生活的『活』,過日子的『過』,很少夫妻,是把『愛』放在嘴邊的。」

我仔細想想,還真沒錯。我的夫妻朋友們,出門時牽手都很少,更別說示愛了。

「我勸你做兩件事:」同學說,「第一,健康檢查。第二,結婚。」

2006年10月,我做了第一項。我躺在病床上,看著冰冷的電腦斷層儀器向我伸
出魔爪。我伸出手,想摸,卻摸不到一雙溫熱的手掌。

那一刻,我約會的女孩,都在忙各自的事。她們不會來,我也沒有找她們。儀
器啟動時,我猛然發現:我有去party的女伴,卻沒有去醫院的伴侶。我有很多同
享樂的女友,卻沒有一個共患難的對象。

而人到了某一個年紀,患難,慢慢變得比享樂多。伴侶,慢慢變得比女伴重要。

健康檢查完後,我坐在醫院的長廊,看到一位老太太,推著輪椅上的老伴。他
們從長廊,走到草地上曬太陽。再從草地,慢慢走回病房。半個小時,一句話都沒
說。老太太沒有低下頭說「我愛你」,但兩人的表情卻這樣滿足、如此篤定。

我猜進病房後,老太太也不會說「我愛你」。但我確定,她會在病床邊守到天
明。明早起來,她不會叫老公「Honey」。但我確定,她仍會幫她吊點滴。

太陽不用證明它明天會升起,我如果像太陽愛地球一樣愛你,不需要在嘴巴上
裝滿星星。

夫妻生活,只需要出現、及陪伴。情人約會,需要不停地講笑話、或轉餐盤。
在醫院角落,我回想這一兩年來的許多約會,其實都是同一場表演。觀眾也許不
同,但節目都一樣。散場都在半夜一點,不太敢在白天見面。我幻想:有沒有一場
約會,是一輩子的?有沒有一場約會,可以在醫院的房間?

當然有,那種約會,叫婚姻。

走出醫院,我想結婚了。可惜結婚不像健康檢查,只要掛號繳錢,萬事OK。結
婚需要對象,找女友很容易,找對象很難。

還好我有整個2007年。我把這想法告訴同學,他在短信中寫著:「惡有惡報,
這下有很多人要來鬧你洞房」。我回他:「放馬過來,你們的招術我都知道。」

但這並不是我真正想說的話。我真正想說的是:謝謝你,謝謝你讓我想結婚,
藉由婚姻,變成一個更好的男人。

-完-

轉載網路文章,這篇文章看了很有感觸,目前找不到來源。如果知道哪裡是來源,或是原作者,請通知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